重磅消息!七巨头组团 “合成霸权CBDC”将诞生?

首发

2020-02-03 16:20:12

4597

2519

0

2474

最近,在中国举国上下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同时,我们也来看看国际上CBDC研发推进情况,目前出现了以下几种新动向。

一、组团研发CBDC,意在创建“合成霸权CBDC

1月21日,国际清算银行(BIS)、加拿大央行、英国央行、日本央行、欧央行、瑞典央行和瑞士央行官网同时发布一则信息:成立央行小组,开展CBDC应用案例研发。

消息称:

“小组将评估CBDC应用案例;经济、功能和技术的设计方案,包括跨境支付的互操作性;以及分享新知识技能。它将与各有关机构和论坛、特别是金融稳定委员会(FSB)和支付和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密切协作。”

该小组由BIS创新中心负责人Benoît Cœuré和英格兰银行副行长、CPMI主席Jon Cunliffe共同负责。

为什么说这个组合有可能创建一个如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所称的那种“合成霸权数字货币”?

(一)有统领国际清算业务、制定国际货币金融业务规则的BIS牵头

BIS,是一战后为处理战争赔款问题而成立的一个临时机构,后来演变成为各国央行合作的国际金融机构,号称“央行的央行”。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附属机构,其主要职能是处理国际清算业务,接受、买卖成员国央行黄金或货币存款,提供央行贷款,定期举办西方主要国家央行行长会议商讨国际金融事务等。目前有60个成员国(央行或货币当局)。它推出的多个版本巴塞尔协议,全球银行业奉为金融监管和风险管理的圭臬。

作为一个传统的央行间国际组织,BIS曾经对加密货币不屑一顾,认为不过是一种波动性极大的投机工具,而加拿大、新加坡等国对批发型CBDC的试验,BIS认为结果并不明显优于现有的支付体系效率;零售型CBDC则“具有很大的金融脆弱性,而效益则不太明显”(BIS,2018)。天秤币发行计划的推出,由此可能带来对官方支付结算体系、金融稳定秩序的冲击,引起了他们的警觉和注意,态度从此改变。总干事长奥古斯汀·卡斯滕多次在讲话中提到将支持各国央行创建国家版数字货币,其支付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报告、调查、论文迭出,一跃而为国际CBDC研发工作的领导者。

(二)多数成员对CBDC的研发走在国际先进行列

加拿大央行与瑞典央行已进入CBDC的试验测试阶段:2016年加拿大银行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分别启动了Jasper和Ubin项目,探索分布式账户技术(DLT)在银行间大额支付系统的应用。双方都采用了R3联盟的DLT技术,开发了国内银行间支付结算的批发型数字货币原型系统,并经过几个阶段的后续试验验证,但仅限于在国内尝试。2019年加拿大银行和新加坡金管局合作开发Jasper-Ubin项目,在没有中介代理的环境下,实现了跨境、跨币种和跨平台支付中应用CBDC的试验成功。可以说在批发型CBDC应用于银行间大额支付结算和跨境支付方面,加拿大央行已经进入了概念验证-试验的阶段,走在国际前列。

瑞典央行的情况与加拿大不同,其无现金化趋势和速度为全球关注。发行CBDC“电子克朗“的目的是确保国家货币发行权、维护国内支付结算体系稳定发展、让金融服务普惠社会各类群体。从2017年启动电子克朗研发计划到目前进入测试阶段。它着眼的方向是零售型CBDC。

英国央行与欧央行对CBDC进行了原型设计与概念验证:笔者前文《英国:发行数字货币,还是发行塑料钞,这是一个问题》对英国开展数字货币的研发有介绍。简单说,英国作为全球首个央行数字货币模型RSCoin的创始者,虽然后来没有像加拿大、瑞典那样有更实质性的动作,但研究的步子一直没有停顿。加新两国的联合项目,也有英国的参与:2018年下,英格兰银行和加拿大央行、新加坡金管局以及4家商业银行、2家第三方机构参与了Jasper项目第4阶段的研究活动,对解决跨境支付存在的挑战和摩擦,创建交易新模式提出了建议,为2019年加新两国的DLT系统对接奠定了研究基础。此外,英国央行前行长马克·卡尼提出了一个“合成霸权货币”的概念,意欲以此取代目前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组合。

欧央行:对CBDC的研发早已做了大量准备工作,拉加德就任行长以来,欧央行在CBDC方面的研发大幅度提速,最近在它主导下,十几个欧盟国家央行与埃森哲和R3联盟合作,开发设计了一种基于DLT的“欧洲链”系统,解决CBDC小额支付中隐私与反洗钱的平衡问题。并经过概念验证

日本央行与瑞士央行暂处于CBDC理论研究阶段:日本是一个现金偏好明显的国家,80%日常购物仍使用现金(《日本时报》,2019)。甚至在2019政府为抵销消费税上涨而推出的非现金支付积分奖励情况下,民调50-70岁以上的人仍有31%至 54%无意使用非现支付手段(《每日新闻》,2019)。显然缺乏开展零售型CBDC研发的动机。天秤币发行计划推出后,日本官方态度保持低调,直到12月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还称,当前没有推出CBDC的需要。但最近,其副行长雨宫正佳(Masayoshi Amamiya)表示:

“在日本,公众对CBDC的需求可能会激增,这取决于结算系统的发展情况。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必须做好应对的准备。”

去年底央行发表了一个有关CBDC法律问题的报告,对CBDC发行后给现行私法和刑法、日本银行法、数据收集法、行政法和竞争法等法律领域带来的影响进行了探讨,是目前所见CBDC研究中讨论法律问题最为全面、深入的报告,说明准备工作并没有停顿。

瑞士情况和日本相似,公众有强烈的现金偏好,即使是年轻人如此。其他国家纷纷出于反洗钱和反恐融资等目的而取消大面额现钞,降低现金消费限额,而瑞士法郎仍然保留最大面额1000瑞郎,现金交易上限是10万瑞郎。对于私人加密货币的态度它也和日本一样比较友好,有众多加密货币机构在瑞士设立。央行高管曾表态数字货币还是私有化比较合适,去年底瑞士联邦委员会仍称CBDC目前不会给瑞士带来好处,相反将引发金融稳定等风险。

但事物总是会变的,作为全球创新指数第一的国家,全球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和国际资产管理业务领导者,瑞士怎么会在新一轮货币金融革命中落伍?

(三)成员多名列全球储备货币和结算货币前列,具备与美元抗衡实力

衡量一个国家货币在国际经济交流中的重要性和该国货币在世界货币格局中的地位,一般采用两个指标,一个是在全球储备货币中占有份额(IMF数据),一个是在国际结算业务中计价结算使用占有比例((SWIFT数据)

2019Q3国际外汇储备中的主要货币占比(%)

美元61.78438569
欧元20.06671504
日元5.603073115
英镑4.434193454
人民币2.0099432
澳元1.67459292
加元1.885093402
瑞士法郎0.148220224

来源:IMFCOFER

来源:SWIFT

从上表和图可见,CBDC小组成员除瑞典央行外,其国际货币地位均处于前列。

欧元在全球支付货币和储备货币方面虽与美元相距甚远,但多年来老二的地位无人可及。

日元名列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第三大储备货币,此次突然出现在以“跨境支付的互操作”为主要研发方向的央行组合中,它可能更倾心于走出去的CBDC,即跨境、跨币种和跨系统的批发型CBDC

所有成员在国际储备货币中占总比32%以上,在国际支付结算货币中占总比48%多,后一项指标已超过第一名美元。

从上述分析看,6家央行组团研发CBDC,极有可能是受天秤币以货币篮子为支持的启发,因为“多种储备货币将增加安全资产的供应,减轻非对称体系对全球均衡利率的下行压力”(马克·卡尼,2019)。合成霸权货币SHC概念的提出,意在改变长期以来国际贸易以美元计价结算的游戏规则,以跨境支付CBDC的形式,凭借各自在国际货币市场的实力叠加,意图重构国际货币金融格局,建立起新的国际货币组合与美元抗衡。和天秤币相比,官方货币天然具有法律地位和AML/CFT等监管与风险管理机制,国家之间合作的障碍要小于私人机构推出的跨币种、跨国界合作。(待续)


   
发稿时主流币价 :

2519

好的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