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孔乙己也来炒币……

原创

2019-08-19 23:45:10

682

818

2

903

鲁镇交易所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数字货币,可以随时换币。炒币的人,每每花4个USDT,换1个BTC——这是几年前的事,现在每个BTC要涨到一万多USDT。


但这些顾客,多是新韭菜,大抵没有这样阔绰,来上几十次,也买不够1个BTC。只有老韭菜,才能整个整个地买。

我从十二岁起,便在镇口的咸亨交易所里当伙计,掌柜说,我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老韭菜,就在外面应付一下新韭菜。

掌柜是一副凶脸孔,韭菜们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孔乙己是老韭菜里唯一买不起BTC的人。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冲高回调之类,叫人半懂不懂的。

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做空的合约又爆仓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要0.02个ETH,再换0.001个BTC”便排出十几个USDT。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跑到别人的群里打广告了!”

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在群里发二维码,让人注册的!”

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二维码不能算广告……推广!……推广的事,能算广告么?”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分红龙”,什么“以太树”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学过金融,但终于没有考上MBA,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忽得一手好悠,便替人家做推广,换点零碎比特币。可惜他好喝懒做,自己不建个群,天天到别人群里发广告。如是几次,别人都把他踢出去了。

孔乙己换了币,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会炒币么?”

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他们便接着说道:“比特币都涨到一万多美金了,你怎的连半点收益都没有赚到呢?”

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插针”“操纵”之类,完全听不懂了。

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掌柜正在慢慢的结账,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上次开空的合约还没有平仓呢,他的保证金不够了!”

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

一个喝酒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

“他总仍旧是别人群里发广告。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跑到丁举人的群里发广告去了。他家的群,是能发广告的吗?”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丁举人家的打手顺着网线找过去,先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

“后来呢?”

“后来打折了腿了。”

“打折了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

掌柜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中秋过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

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换0.001个BTC。”

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孔乙己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换0.001个BTC。”

掌柜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孔乙己么?你做空的合约还没平仓呢!”

孔乙己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再平仓吧。这一回是现货交易。”

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跑人群里打广告了!”

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

“取笑?要是不打广告,怎么会打断腿?”

孔乙己低声说道:“跌断,跌,跌……”

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掌柜,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掌柜都笑了。

不一会,他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

到了年关,掌柜说:“孔乙己的合约还没有平仓呢!”

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孔乙己的保证金快不够了!”

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

珍爱生命,少打广告。


   
发稿时主流币价 :
BTC72777.9
ETH1532.01
EOS28.1609

818

好的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评论
六小灵童 08-20 10:12

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