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印、Truepic共推照片监管链,全球反谣言联盟正加速成军

2021-01-13 17:19:45

5259

1834

0

1881

根据2018年MIT的一项研究,网络谣言传播的距离是真实信息的100倍,传播速度是真实信息的6倍,而政治谎言传播的速度是其他谣言的3倍。在法律部门和大公司的努力之下,反谣言机制已初步建立,但带图谣言依然猖狂。

面对带图谣言,社交媒体平台高明的算法只能做一些“事后处理”。现在,有两家小公司自告奋勇,站出来支持一种全新的反谣言方案,并且得到了一些全球知名的大公司和平台支持。

如何定义网络谣言

引用今日头条反谣言中心的一段文字,可以看到当前对网络谣言比较严谨的概述。

2018年,欧盟委托其智囊团高级别专家小组(High-Level Expert Group,HLEG)在深入调查和研究的基础上,提出应对网络不良信息的多方多维度合作倡议。在这份倡议中,HLEG将目的是引起社会危害或者获利而生产、展现和推广的错误、不准确或者误导性信息统称为造谣(disinformation)。

倡议报告中选择使用造谣,而不是往常通用的假新闻(fake news),是因为HLEG认为:

造谣不一定完全是虚假内容,可以是由事实精心扭曲和拼凑的误导信息。

造谣不单是新闻,还包括僵尸账号、伪造视频、钓鱼网站、定向广告等。

目前假新闻和政治活动高度绑定,甚至已经成为政客竞选攻击对手的专门武器。而报告要解决的问题,远大于这一类。

同时,HLEG还对造谣和误传(misinformation)进行了区分。造谣与误传相比,更强调危害。造谣是指错误、不准确和误导性信息,引起了社会危害或者获得了收益。误传是指不明真相的群众分享误导性或者不准确的信息。

网络谣言借助照片快速飞升

网络谣言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没有奔跑的方向。在这方面,真实信息永远也追不上谣言传播速度。

从传播学来看,信息接受者对伪造或者贴错标签的照片具有一定程度的“渴望”,那些具有挑衅意味的新闻标题配合似真似假的照片,引起人们最大的好奇心和保护欲(抱团求生欲)——为了我和家人朋友的健康福祉,万一是真的,我应该把这个消息告诉更多人?


根据2018年MIT的一项研究,谣言传播的距离是真实信息的100倍,传播速度是真实信息的6倍,而政治谎言传播的速度是其他谣言的3倍。

为何如此之快?单靠一些文字的力量,显然不够,还需要有照片。

根据Twitter在2014年的一项报告称,有照片的推文转发量增加了35%。

另外,从当前国内的自媒体实况中也能看出,有图片的内容更容易受到推荐。正是如此,谣言乘着假照片的风扶摇直上。

“黑科技”让谣言更逼真

使用Photoshop对图片进行加工、篡改,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新闻了。Adobe以及其他影像处理公司解放了全人类的想象力,让那些平平无奇的图片得以充满诱惑和挑战。

很快,一些影像处理的“黑科技”急速跟进。

人工智能时代,能够轻松实现视频换脸的Deepfake得到了应有的尊重。当然,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开端。

Deepfake恶搞女王圣诞演讲

2020的圣诞节,一支恶搞英女王圣诞演讲的视频引发众怒,但从这个恶搞视频中,Deepfake也从侧面秀了一把肌肉。

这不得不让人追问:在未来,会不会有不法分子利用这种技术进行诈骗?因为早在PS时代,通过对照片的篡改,一些人早早的实现了政治、金钱、娱乐方面的丰厚“回报”。

当前的网络谣言阻断机制

人们渴望得到真相。但无论如何,我们的个体所掌握的知识并不是全能的,谣言和虚假信息似乎总能够找到人类的漏洞。

有时候,人们会借助法律来打击谣言。

2017年,爱尔兰正式将借助自动化技术伪造账户、散布虚假政治信息的行为定性为犯罪。根据规定,同时操纵25个及以上的虚假账户将被处以五年以下的监禁和最高1万欧元(约合7.9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韩国《电子通信基本法》规定,通过新媒体传播谣言,将被处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罚款5000万韩元(约合25万元人民币)。

新加坡《广播法》规定,互联网供应商承担屏蔽、封堵特定网站和信息言论的义务,严重造谣者将被以诽谤罪起诉。

除了权威法律机构的严厉惩罚,阻断谣言,还需要验证技术和算法的帮助。

但很显然,面对海量的信息内容,再高超的算法也会感到为难。

据国外机构粗略统计,在2019年,保守的说,每分钟有500多个小时的视频内容上传到YouTube,每小时有1400多万张图像上传到Facebook,每天有5亿多条推文诞生。

国内方面,微信设立了辟谣小助手精准打击谣言;微博和头条也有自己的辟谣机制,对于那些真实性存疑的内容,一旦引发大面积“围观”,平台会对内容推荐进行降级处理,或者直接停止推荐。当然,这些处理方式,我们可以称之为“事后处理”。

尽管在私营公司、学术界和政府的各个层面都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但“事后处理”的方式始终显得缓慢和低效。有相当一部分的反网络谣言机制已经停止运作。

从区块链技术中得到的灵感

在大众眼里,自媒体和社交网站是最大的谣言传播平台。对此,这些平台也有难言之处。问题集中在“事后处理”如果执行得过于严格,会影响正常内容的推荐和浏览。

那么,如果照片从拍摄时起,就有一张抗内容修改、抗翻拍的“真实身份证”呢?

区块链技术带给我们新的方向:在网络上传播的、具有重大意义的照片,从拍摄时加入可溯源验证的监管链,这样,无论如何转载和拷贝,照片来源总是可对比验证的。从照片诞生至最终接受者,都能在极短时间内快速还原验证。

这对打击虚假非常有用,但听起来又像是梦话。

不过事实上,我们与牢靠的照片监管链并非遥不可及。最新发布的高通骁龙888芯片中就融合Truepic的可验证拍摄技术。但是,在当前已发布的几款搭载这枚芯片的手机(如小米11、iQOO7和Redmi K40)身上,并未发现这项技术的应用范例。

来自武汉的一支创业团队开发了时空印,这款软件能够拍摄具有可溯源验证的照片与视频,并且使用了区块链技术对元数据进行保存,防止人为的内容篡改。

“虽然我们软件很早就发布了,但面对更多的虚假照片和谣言,我们需要媒体平台和新闻机构的帮助与推进,”时空印创始人高俊回答了夏玩醇有关时空印在推广中遇到的难题,“最重要的是形成一种反虚假照片的共识”。

微信图片_20210112160426.jpg

时空印的验证界面

在太平洋的彼岸,Adobe公司联合了高通和Truepic(比时空印稍晚的影像验证平台)以及欧美一些主流的媒体平台,共同推出了可验证内容真实性的CAI标准,并在2020年12月进行了实验性质的拍摄。Adobe公司声称,将在2030年之前,将这一标准完全覆盖互联网。

符合CAI的照片,在网络传播时,任何人都能通过输入URL的方式进行验证操作。

微信截图_20210112160759.png

Truepic的验证界面

当然,使用区块链技术对照片的拍摄与传播进行监管,并非彻底终结了谣言。在任何时刻,这并不是一个可以揭穿所有“照骗”和深度伪造的最终手段,而是一个对未来手机拍摄方向的一次深度思考与建议。正如时空印所说的“印证未来”,时空印链接了现在与未来,无论照片传播到哪里或是否经过篡改,只需一扫就能还原与验证。

反网络谣言需要一个“共识”

从平台方来看,自媒体与社交平台面对虚假信息和谣言,处理起来十分麻烦。

如果一百件谣言里,有一个判断错误,那么平台也将面临着信任危机。因此,从当前谣言打击力度来看,平台尽可能的这个问题交给了用户,或者权威的第三方机构来评判,尽量保证平台的客观中立属性。

扎克伯格在回复有关Facebook打击谣言的态度时,曾经无奈答道:

“这些问题很复杂,不管是从技术角度来说还是从哲学角度来说都很复杂…我们必须小心谨慎…我们不想让自己成为真理的仲裁者,而是依靠社区和我们信任的第三方来解决这个问题。”

每一项技术的诞生总要有新的意义,就像照片可溯源验证技术的价值,绝不是让世界上没有照片,而是通过坚固稳定的照片监管链,来创造信任,来实现商业效率的进步。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社交媒体平台、政府、学术界和其他人是否会支持照片监管链以及背后相关的技术,并帮助建立达成这一目标所需要的基础设施。

   
发稿时主流币价 :
BTC226350
ETH6947.31
EOS17.5356

1834

好的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