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长征 | 普通人如何抓住区块链的时代机遇?

2019-07-10 13:45:38

2735

0

0

1325

“区块链行业就像一个放大镜,它会把人性、行业的价值放大十倍、二十倍、甚至一百倍,所有的贪婪、恐惧和不计后果的莽撞者、开拓者在这都可以看到;曾经的朋友因为区块链结缘,也会因为信仰“分叉”而分道扬镳;但最吸引人的,也是这群年轻人因为对区块链的热爱而义无反顾地投身其中,才有了行业今天万人空巷的盛况。”

—— 耳朵财经创始人 潘海祥

2019年7月7日,耳朵财经的《区块链长征》第三期·南京站在绿地紫峰大厦72层举办。耳朵财经创始人兼CEO潘海祥带来了以《“区块链长征”的初衷及意义》为主题的个人分享,潘海祥表示:区块链行业是一个非常容易让人疯狂的领域,火的时候,一觉醒来,数字资产可能就成几倍增长。熊的时候,大部分人三缄其口,转向避而不谈,行业也是一片极度的冷清。正是在去年年末、寒冬来袭的时候,由此萌生了“长征”的想法。一方面,学习老一辈红军艰苦奋斗的精神,让团队内部得到锻炼,抵御“严寒”。另一方面,走出去了解各地的区块链发展现状,通过交流探讨的方式给行业沉淀价值。

潘海祥个人发言

本次活动由耳朵财经和深耕区块链艺术领域的DIPChain共同举办,数字资产交易平台ZG.COM总冠名,BCCN南京区块链联盟联合主办。协办单位为EAR FUND、COIN4A、引擎资本,以及十家战略合作媒体和多家行业媒体支持。

首先,DIPChain COO王斌带来《区块链开启艺术社区新生态》的个人分享,讲述了如何利用区块链赋能艺术市场,以及目前DIPLive商业生态系统、DIPChain通证生态的现状与规划。

DIPChain COO 王斌

接下来,以《区块链下半场该怎么走》为主题的圆桌对话将本次活动的氛围推向高潮,参与其中的嘉宾有:耳朵财经创始人 潘海祥、ZG.COM CEO赵昌宇、BCCN区块链秘书长 王锋、天使投资俱乐部会长 王巍、FIBOS联合创始人 戴瑜。

从左到右依次为:戴瑜、王巍、赵昌宇、王锋、潘海祥

(以下为圆桌对话实录)

潘海祥:首先感谢几位嘉宾今天过来和大家一起讨论今天的主题《区块链下半场该怎么走》。今天,在座的有北京的朋友,有南京的朋友,还有杭州的朋友,我们一起聊聊各地、包括区块链这个行业生态的每一部分都是怎么样玩的。

第一部分先请各位做个自我介绍,讲一下自己在做什么。

王锋:大家好,我是BCCN联盟的发起人,首先欢迎大家参加这次的活动。BCCN在南京可能在座的有50%以上的都非常熟,但是今天还是有新面孔,欢迎大家参加我们的活动。BCCN到目前为止组织了有近百场活动,在紫峰大厦今年是第一场活动。

王巍:我是南京大学、天使投资俱乐部会长王巍,我是从两年以前关注区块链的项目,参加一些区块链的活动也是两年多以前来参加的。南京在2017年的时候活动还是比较频繁的,后来2018年有一段时间少了很多,今年又比较热。从去年BCCN南京区块链联盟建立以后,活动连续不断进行,对这一块的推动是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我是从一开始成立就参加了。

我们是做天使投资的,一直在看区块链方面的项目,主要是这一块的落地情况。我现在先自我介绍一下,后面的一些话题再进行探讨。

天使投资俱乐部会长 王巍

戴瑜:大家好,我叫戴瑜,是BCCN联盟的。我另外一个身份是FIBOS的发起者,我们在做一些公链的项目,可能在接下来做一些交流。

赵昌宇:我是从2017年正式进场的区块链,我在刚进场的第24小时内就赚了第一个人生的100万,觉得这个行业很特殊,赚钱实在太快了。2018年觉得这个行业有非常强的资源整合能力,你可以用非常低的成本整合到大量的资金,整合到大量的人才做这个事情,而且成本非常低。这个特点我就以此作为一个突破口,做一些之前所不具备的,包括陌生的行业做一些整合。

我在2018年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出过北京,第一次离开北京到杭州发起了一个万人大会,在6月6日23000人实际到场,有浙江省的经信委给我们批了400万的预算,我们自己又倒贴了600万,做了一个世界范围内最大规模的区块链大会。大会有将近400多个项目方企业进行展出,整个场地占地面积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场活动,被列为云栖三大世界峰会之一。

2019年初我觉得这个行业有一个阶段性突破,我正式加入了比特币中国集团,任职由比特币中国战略投资的新加坡交易所ZG.COM,任职CEO。

潘海祥:在你加入交易所之前和之后,我觉得刚好是上半场和下半场的分界线,你认为上半场的交易所和下半场的交易所发生了哪些变化?它们的玩法又有哪些不同呢?

赵昌宇:上半场和下半场,首先我先和大家简单说一下,数字货币行业不论到什么时候都不晚,不论是什么时候接触这个行业都不晚,现在目前还没有看到这个行业的天花板。

第二个观点,交易所是指交易,因为数字货币它的核心价值在于它的流通,但是这个行业其实是非常蛮荒的阶段,当前有大量的人是借助于这个风口做很多事情,其实人才结构是非常不成熟的。今天看到了很多人没有专业,就杀进了这个行业,其实这个行业并没有标准,任何行业都应该有一定标准的,但这个行业目前没有标准。

这个行业目前没有品牌,现在看到很多从业者,无论是媒体也好、交易所也好、行业协会也好,没有品牌,品牌没有溢价,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一个品牌。它离钱非常近,我们所谓的大佬是可以掌握行业舆论的,我们今天讲的话代表的是一帮人,这帮人就会影响其他人,能够形成行业性发酵,其实对社会产生聚集化效应,也就是群体化效应。

整个区块链是超越互联网的,因为互联网一直没有办法打破一个东西叫国界,中国的钱运出去很难,国外的钱进来也很难。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现象。我们现在做生意真的想要在中国创造足够多的价值,很长一段时间创造一个东西让国外使用,这个就是你的价值。现在的创业一定是国际化交易,我们做交易所也是一样,一开始的定位就是走的国际路线,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一定要走出去。

ZG.COM CEO 赵昌宇

潘海祥:赵总的思维非常发散。我可以给你一点补充。有哪些变化呢?去年可以知道大家用交易所觉得非常少,今年格局发生了很多变化,包括ZG.COM,至少从去年来讲,没有今年火,今年更火一点。今年还冒出了BiKi、抹茶等非常优秀的交易所,发现格局已经发生变化了,我们不再是一家独大的局面。

赵昌宇:这里面有一个要打断的,首先区块链行业其实跟传统商业是一样的,依然会出现一个效应叫垄断,而且它垄断的会更加明显。传统行业资金足够多的时候它会占用更多的渠道,它会出现一个效应,其实就是我们所谓的资源被它占有了,渠道为王。内容不好可以抄,可以学习,区块链可以更快的速度整合更多的资金,更多的人才。更多的整合渠道,意味着这个行业在国际化更加宽广的舞台,未来交易所一定是寡头的。技术这个东西已经不断的被打平了,人人都会做技术,后面会发现行业的标准由人来建立,品牌不断的由人一次二次三次溢价,这个时候垄断就会出现。

潘海祥:所有行业都遵循一个二八原则,投顾也有很长的长尾效应。戴总,您觉得今年做项目和去年做有什么不同吗?

戴瑜:要看做什么项目,其实作为我们来说其实都一样。南京有很多项目都是技术出身,我们提供的是行业的技术解决方案,有的时候我们会认为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反而是好的时候。考试这件事情卷子出难了,差距才会拉出来。

FIBOS联合创始人 戴瑜

潘海祥:我想问投资俱乐部王总一个问题,对于做事的团队和拉盘的团队你更想投哪一个?

王巍:做事的团队。区块链是一个可信的技术,因为互联网为了追求速度,所以牺牲了很多的技术。发了币了就相当于二级市场,真正的技术在某些场景的运用,发挥作用上,这个是在一级市场,在实体经济上面进行服务。

你投技术还是拉盘?炒币和二级市场是有点像的。二级市场肯定是回归一级的价值部分,它的价值部分我是比较关心的,这个技术在教育领域还是在艺术品领域,还是在其他的一些领域里面真正落地的运营产生价值,由客户买单,这是我特别关心的。如果说这么一个有价值的技术产品落地,它落地就相对比较长久,也就比较坚挺。现在要看它的开源代码,代码层次低,你这个团队是不行的,蚂蚁金服的高级架构师一看就知道这个代码的改变是不是比较牛的人做出来的。我的建议是主张要投有技术的产生价值的那一部分。

赵昌宇:我补充一句,只有技术还不行,还得懂资金运作。

潘海祥:一级和二级是联动的,它是无法分开的,一定要互相成就。一级做好,二级做不好,其实也没有用,二级做的好其实也可以为一级、为技术提供资金。

赵昌宇:会做事还会搞钱,这样才会源源不断的有钱。我们遇到很多项目是就技术好,什么都不行,也不跟你沟通、也不做交流、也不做媒体、也不维护盘面。我们知道要一方面保证投资人,一方面保护项目方,因为上市公司跟非上市公司有一个区别,要掌握投资人的情绪,这个项目再好,投资人不投还是会死。数字货币区块链的特点是什么—开源,你有我有大家有,这个东西一定要掌握投资人的投资情绪。一定要会管钱,同时还要做事,要不然就是骗。因为我们看了很多项目搞了很多钱以后,也没个事干。

潘海祥:我们可以看到BCCN作为南京最大的区块链生态社群,基本上接触到了南京所有的项目,有两个问题,第一就是去年还在的一些玩家今年是否还在?这些玩家有没有发生变化?以后将如何服务南京的区块链生态?

王锋:海祥这边其实是提了三个问题,第一个是说南京的项目方去年在的今年还在不在,第二个问题是他们有什么变化,第三个就是我们怎么服务。

在不在呢?其实多数是还在的,或者说有一些人已经踏出一只脚,但是头还在往回探,还一直留恋看好这个市场。刚才闲聊的时候在聊,圆桌的时候怎么给大家提一些建议,怎么给大家讲述这个行业这个生态。我们现在在紫峰大厦72层,问大家刚才刚才你怎么上来的?昌宇说是坐交易所上来的,戴老师说我是坐FIBOS公链上来的,王会长说我是做天使投资上来的,海祥说我是做媒体上来的。其实,大家都是坐电梯上来的,重点在于大家上了高速电梯,不上电梯什么都没用。

首先南京这个行业里面的从业者基本上都还在。有什么变化?由原先的一盘散沙聚在了BCCN下面,在今年的3月份,市政协办公室领导打电话过来,我一看手机,南京市政协,我就接了。领导说听说南京有一个BCCN做的不错,现在南京市要重点发展区块链,能不能联系推荐14家企业过来,我们就约了14家企业,我们一起去了市政协的议政堂座谈,聊的很好。第二次市政协让我们去,包括市政府的领导,当时表态,要促进南京市的区块链发展,当时做了一个决定,要推动成立南京市的协会,也是由我们牵头来推动落地这个事情,上个月南京市的区块链协会已经正式获批。在这个月将会开一个成立大会,在座的大家对这个协会有兴趣的都欢迎来参加,后面我们会竭尽的为大家服务,大家需要什么服务,我们为大家提供什么服务,一起来推动南京区块链的发展。

BCCN区块链秘书长 王锋

潘海祥:首先电梯的案例非常好。我觉得现场大家关注的应该是如何赚钱,我想替现场的每一位朋友问四位嘉宾一个问题,希望大家从不同的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作为普通人而言,在这个环境下我如何参与区块链的发展?并且赚到钱?

王锋:这个问题太难,我觉得应该交给赵昌宇。

赵昌宇:这个话题有点特殊,好像就是为我准备的。我先说一下我的个人观点,我不认为所有人都做区块链。这个行业门槛蛮高的,这个行业不是很多人都能做,80%的人肯定比较难赚到钱,20%的人会赚到很多很多钱。

把一个项目去上交易所,发币。所有的项目方过来找我的时候,我问的第一句话一般不是问他具体到底在做什么,我们一般会这么问,问你到底要赚多少钱?他告诉我说,他要赚5000万,OK,意味着你的盘面要多大,你要把这5000万套走去做事。因为你得干事,这种公司在没有做出具体成绩的时候已经上市了,你相当于自己有一个印钞机,先印出去。我们要控制它的风险,你的做事基金需要多少,是否有专业的做事团队,下面的投资人怎么样的一个结构,它是否健康,是否有共识。

潘海祥:我们要给普通人建议。

赵昌宇:我的心里话,普通人要谨慎参与,进入区块链你的财富上升和下降是做传统的几倍甚至几十倍。区块链要有非常强的学习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如果你做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要赚很多钱。

潘海祥:这个东西数字货币也好,区块链也好,它是一个强金融市场的东西,王总可能更能从投资的角度给大家一些指导。

王巍:我是做天使投资,风险特别高,刚才赵总讲的二八原则,我们不是。我们94%的人效益归零,全部打水漂,1%的人赚走99%,还有5%的人赚走1%,只有1%的人可以把99%的钱赚走的。

这里面有没有做的好的?肯定有非常好的,我自己之所以一直在做这个,就说明我是存活下来做的比较好的。我最早个人参与的投资现在超过两年半的项目,其中有两个项目估值增长超过500倍,我进去以后都是亿元级的,而且我是有股东背书的。

潘海祥:你属于那1%还是5%?

王巍:我肯定是1%。项目早期的时候都是很困难,五个当中要投中两个500倍是很少的,我是属于运气比较好的,我从来没有讲过我技术好,我一直讲我运气好。假如100个项目里面有二三十个比较好的那一定是我的技术好。我总结下来,我给所有想做投资的人的建议。

第一个是投资自己的大脑,有的人说一讲投资马上该去投项目,这是错误的,投资的本质是你的认知的变现。自己没有认知,你怎么知道这个东西的本质是什么,这个项目的本质是什么,包括这个大环境,一切的一切在你自己大脑水平的高低。所以一切的投资在于投资自己的大脑,包括赵总做的一些活动,包括王总做的活动,我建议有时间的时候多参加。

第二,投朋友圈。每个人都是成为自己最要好五个人的平均数,如果你的朋友圈里面都是打麻将的、跳广场舞的、玩游戏的,你怎么可能投好呢。跟你最要好的五个朋友,如果都是在区块链方面做的最要好的,区块链的五个顶级专家是你的好朋友,你怎么可能不赚钱呢。第二个就是要投自己的朋友圈。

第三,投项目创始人。我做投资的时候我不投项目,我投创始人。为什么投创始人?这个创始人非常重要,刚才赵总也讲过,他最重要的是懂市场,然后要懂技术,还要具备货币化能力。货币化能力对创始人来讲非常重要,他要懂市场,懂技术,还要有融资能力,这些都是综合性的。

刚才潘总给我出题目的时候下了一个套,他说炒币好还是技术好,这两个二选一的时候我还是选技术,但实际上不对,选哪个都是错的。

活动现场

潘海祥:如果一个媒体人不给嘉宾下套,嘉宾是不会说真话的。

王巍:我要看这三个方面,所有的同事们一定要平时多参加活动,多来学习,多跟现场的赵总这样专业人士交朋友,你才可能在这个领域里面成为专家,赚到你应该赚到的那部分钱,否则你就成了被割的韭菜。

戴宇:感谢大家,前面几位嘉宾都讲的比较多,比较透彻了,我讲一个自己的观点。历史从来不是第一次出现,我们看到区块链这个浪潮,在20年前互联网同样出现,区块链面临的这些机会,这些问题,在20年之前一样出现。大家在98年的时候,我们说做互联网,我们跑到一个水果店说互联网来了,要改变你。你怎么赚互联网的钱,所有人都说我也不知道。说实话,区块链怎么赚钱?这个市场就是一个未知的市场,谁也不知道。

我为什么把区块链和互联网做对比?互联网是一个信息互联网,区块链是一个价值互联网,它们有很多的类比性。互联网来了,它颠覆的是整个信息产业,到最后是把整个媒体全部颠覆掉了,区块链是颠覆的价值,有可能未来会把整个金融颠覆掉,金融和钱的关系大家自己想。所以未来有很多的可能性,最重要的我们是最早踏进这条河的人,这就够了,谢谢。

王锋:刚才几位大佬在和大家分享,我在想怎么和大家解释,我引用昨天在群里大家的一个回复,答复一下这个问题。我当时这么说的,大家对于这个投资一定要提高自己的认识,多参加我们BCCN的活动。通过活动认识更多的人,跟更多的人交流,BCCN不给任何项目,不给任何TOKEN站台,不推荐任何的币,不推荐任何的项目,我们希望每个人通过自己的认知,提升自己的认知,用你的认知,王会长说了用自己的脑袋赚钱。可能我们说的都不一定对,今天回去可以把我们几个人说的都忘记,有可能通过你的认知比我们做的要好。

潘海祥:也感谢王总最后略带总结的一个回答。我先给大家讲我是怎么样赚到第一个50块钱的,2012年的时候创立了IT耳朵这个媒体。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我说我也不知道,我就喜欢这个事情,我对这个事情感兴趣,我对科技互联网感兴趣,我就要做,我就要进入这个行业。当我问微博上的大V,我没有钱,我可以做站长吗?所有人告诉我不可能,我就不信,我看遍了我们学校图书馆所有搭建网站的书,我自学了JAVA、WordPress、HTML等等。我自己搭了一个网站,一年以后就有人给我投文章给了50块钱。早期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只有当你做出来的时候他们才知道你是对的。所以说,我觉得通过这50块钱,大家就能知道我是如何把这50变成了500、5000,甚至5万。其实也是几位大咖的观点,当你在一辆快车当中没有错的时候,坚定的做你觉得对的细分的方向。当我做区块链长征,我从最尴尬的在太原只见到了两个分别是币圈和链圈的人,到今天现场来了50多,个人我觉得这就是一种成功,当你把事情做好的时候,当你做到像王会长所说的价值的时候,我认为钱只是附属品。

其实今天我们聊的已经非常多了,剩下的时间我希望大家能够互相交流,就像刚刚王会长说的,我们每个人收入的平均值是自己身边的五个好朋友的一个平均值,今天是给大家一个跨越阶层的机会。现场是有身价过亿的人存在的,我们自己去挖掘这样的人,自己找这样的人做朋友,和他们交流,我相信今天大家来了不要空手而归,都要不虚此行。

谢谢大家支持耳朵财经,DIPChain、和ZG.COM,也谢谢我们的合作伙伴BCCN。区块链长征南京站分享到此结束,感谢大家。

下一站,我们长沙见!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